贴钱办杯赛转身通过培训挣大钱

  

  数学杯赛如此热闹,外人不禁猜测,这些杯赛的承办方肯定是赚得盆满钵满。但一位组织杯赛多年的专业人士却向记者透露,组织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挣钱,甚至还会亏钱。

  昨天,杭州有数百名四~六年级的学生参加了“绿洲杯”数学杯赛,而在此之前,另外两项数学杯赛已经进行过了初赛,一项是学而思杯,一项是世少赛。接下来,杭州还将迎来一系列数学杯赛:12月10日,华杯赛要进行初赛;12月17日,中环杯要进行初赛;2017年1月是挑战杯;2017年3月是希望杯和走美杯……

  记者细细数了一下,杭州各种各样的数学杯赛不知不觉中达到了两位数,这其中包括了去年进入杭城的迎春杯和今年刚进来的小机灵杯。

  你看看身边,还有多少孩子不参加数学培训?还有多少孩子不参加一两个数学杯赛?

  从培训到考试,数学杯赛的红火,催生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这背后除了家长们对优质教育资源迫切渴求的焦虑外,还有一条看不见的利益链。

  “华杯赛的出现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报名的人数大约有几千人。参加希望杯的人要少一些,也有一两千人。”这位数学老师说,华杯赛因为2008年的泄题事件被取缔过,杭州一度只剩下一个希望杯,近几年在浙江省的参赛人数一直保持在6万人左右。

  这位老师说,应该在2010年左右。“当时教育行政部门出台了一些减轻学生负担的举措,出发点是好的,学校是被禁住了,但民间的数学杯赛开始冒出来了。“

  记者翻阅资料后发现,2010年浙江省出台过史上最严的“减负令”,要求义务教育阶段任何学校不得举行或变相举行与入学相关的考试、测试,不得将各种竞赛成绩、奖励和各类考级证书作为入学的条件和依据。

  对杭州的民办初中来说,这个减负令使它们失去了自己出考卷考察学生的主动权。那怎么样才能招到好学生呢?数学杯赛的获奖证书成了一个不错的参考依据。家长热衷于让孩子学奥数,参加各种数学杯赛,无非就是为了获得一个民办初中的敲门砖。

  记者了解到,从今年的报名人数来看,华杯赛、中环杯、希望杯这三项赛事三足鼎立。其中,华杯赛从被取缔到再复出,有老底子的名气在,今年的报名人数达到了8000人。

  当然,随着素质教育的发展,近些年数学杯赛的获奖证书只能是敲门砖的功能而已,跟以前的“金砖”功能相比,效用差了些。杭城民办初中在选择资优学生的过程中,更看好那些综合能力强的学生,仅仅数学强是不够的。

  数学杯赛如此热闹,外人不禁猜测,这些杯赛的承办方肯定是赚得盆满钵满。但一位组织杯赛多年的专业人士却向记者透露,组织这样的比赛其实并不挣钱,甚至还会亏钱。

  这位专业人士直言不讳:“数学杯赛红火的根本原因在于小升初过程中,不少学校分数至上的‘择优’评价标准让家长对奥数竞赛趋之如鹜。奥数热的背后有着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每种不同的杯赛背后都有一些培训机构在经营,数学培训获得的巨大利益才是维持这些杯赛长久不衰的动力。”

  记者调查后发现,每个数学杯赛背后都有一家或几家培训机构的影子。希望杯、华杯赛、中环杯、走美杯等名义上是全国杯赛,有相应的全国组委会,但事实上都是由各个城市当地的培训机构一手操办。

  比如杭州的希望杯,完全由杭州一家比较知名的培优机构运作。每年希望杯报名,全省学生都蜂拥到这一家培训机构报名;而华杯赛、中环杯这样的杯赛,背后都有几家培训机构在联合操办。

  记者在杭城某知名小学做了一个调查,这所小学每年有很多高年级段学生参加各种数学杯赛,捧回了不少一等奖。在这些一等奖获奖学生中,90%以上都参加了各种数学杯赛的培训,也就是说,不参加杯赛培训,靠自学、裸考拿比赛一等奖的,微乎其微。

  竞赛要拿奖,必须参加数学培训,这似乎已经是学生和家长的一条共识。杭城某培训机构的一位负责人明确表示:“我们都是靠培训来赚钱的,把参加杯赛的学生转化为培训生,就赚了。”

  中环杯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搞一场数学杯赛是要收报名费的,初赛是70元,还有50元的材料费。“今年报名的人数接近7000人,报名费看上去不少,但要付场租、宣传、监考等费用,一场赛事下来所剩无几。”

  他真正看重的是数学杯赛所带来的“鲶鱼效应”。“不仅仅是杯赛培训,让这些学生成为自己的长期培训客户,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在这位负责人所开办的培训机构里,目前有五六百人在上课,他们每人一年的培训费用大概是8000~10000元。

  “我的利润率大概是20%左右,一些有一定规模的运营不错的机构利润率会更高。”这位负责人说,一家规模在5000人以上的培训机构,一年的培训收入就能达到3000万元以上。

  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经营策略,让数学杯赛成为了香饽饽。只要搞到一个数学杯赛的举办权,就可以从这个蛋糕中分一杯羹。

  而一些小的培训机构没有资格操办一个杯赛,却还是会想方设法搞到杯赛报名点资格。因为有了这个报名点,不仅能留住培训机构里的学员,还有机会把别的机构学员吸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