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钱多中国的网球到底需要什么?

  

  ATP年终总决赛自2009年长留伦敦,至今已经9个年头了,而到2020年时签约期也将结束;近日ATP官方宣布了全球招标程序,将通过竞标申办的方式来确定2020年后的举办地点,而作为近些年在网球市场不断深耕及加大产业投入的潜力国家——中国,想必有不少城市会参与竞争。

  更换年终总决赛的地点,最纯粹的愿景是希望通过环球举办的方式来实现推广,但从商业角度看,本质上依旧是以金钱竞价为主导的交易行为。尽管官方没有公开申办竞选的条件,但诸如网球氛围、举办经验、政府支持力度、上座率预期等因素,想必和竞标价格比较起来都是次要的了。

  以深圳今年宣布获得WTA未来10年的年终总决赛举办权为例,深圳凭什么击败曼彻斯特、圣彼得堡、布拉格等世界名城?主要还是靠竞标承诺里——为前8名单打选手和前8对双打选手提供创纪录的1400万美元奖金,而这个数字是以前奖金的两倍。

  依靠暴发户式的金钱碾压来笑到最后,这可以算是中国申办体育赛事的心得了。包括中国网球公开赛和上海大师赛都是如此,去年500级别的中网开出的总奖金直逼1000万美元大关,堪比大师赛级别的奖金规模位列同级别赛事之首;而千分级的上海大师赛,同样也是九站大师赛中奖金最高的赛事。

  而这次的ATP年终赛,中国的城市是否依旧会大撒金钱参与角逐呢?要知道,在2015年招标之时,这项赛事每年的承办费用就高达6000万美元,中国如此不遗余力地将行业资源挥霍在赛事举办上究竟是否值得呢?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如此将资源倾斜在形式主义的空壳子上,站在规模主义的高楼上沾沾自喜,却对基础设施和底层环境视而不见,这种人傻钱多的投资真的能为中国的网球现状带来改变吗?哪怕把全部的网球赛事都搬到中国,难道就能缔造一个排名前十的中国球员?

  网球在发达国家早已是一项大众运动,哪怕不会以职业网球为目标,大多数公民都能凭兴趣来参与这项运动;但在中国,毫无疑问网球依旧是传统意义上的精英运动,根本没有实现所谓的大众化。网球场的数量仅仅在一些一线城市勉强能比肩发达国家的整体水平,参与者的人口密度也远远不足;长期出口导向型经济结构导致了我国体育产业占比中,体育用品制造业奇高,而体育服务业的产值却极低。

  很多人之所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信息茧房和圈层壁的存在,精英阶层普遍患有五环内视障,一厢情愿的推动全量用户的消费升级,而忽略了中国80%以上群体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2018年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这份《公报》显示有80%的中国人月收入不超过3000元。

  我们花大代价投入到顶层建筑的构建,却忽视了底层基础的铺垫与夯实,以打肿脸充胖子的形式和发达国家的世界名城较劲。须知,“人傻钱多”中的“钱”,薅的也是普通纳税人的羊毛。针对ATP年终总决赛的全球招标,英国媒体放话:“倒是想看看还能有哪个城市可以在11月份的下午将1万7千人的室内场坐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