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如何投资才能赚钱吗?

  

  前年,蔡文胜在11月11日的一个演讲中,回顾了自己16年的互联网从业生涯,从买卖域名到自己做投资。他说,2005年时他投了58同城50万人民币,投了暴风影音180万人民币,今天的回报分别达到几亿美金和几亿人民币。

  “这两个故事给我的启发是,投资是需要时间的。暴风跟58是很成功的,但这两个都是2005年投的,到现在整整十年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的基金不管是IDG、红杉都不会赚到很多钱的原因,他们熬不住。”他又举了腾讯的例子,“全中国所有的VC加起来赚到的钱都不如一家公司赚的多,就是南非一个叫MIH的公司。”

  2000年时,MIH以2200万美元的价格从IDG和盈科数码手中买了腾讯45%的股份,到今天MIH仍持有腾讯34%的股份,按照腾讯两万亿港币的市值,价值超过7000亿港币。蔡文胜说,全中国所有的VC加起来估计也没有赚到7000亿。他说,他去问IDG的周全,为什么要在当时卖掉腾讯的股份。周全回答说:小蔡,我们从1996年成立IDG基金,到2001年手里一百多个项目,我要给LP一个交代,已经有六年了,当时回报最好的就是腾讯,所以只好卖掉腾讯。“就像你买了很多股票,你需要钱的时候往往把最赚钱的卖掉,把那些暂时亏的反而留着,这是人性。

  这也给我很大启发,2005年、2006年、2007年,我投了差不多有七八十个项目,后来也在反省,真正能让你赚钱的就是两三个公司。我自己也犯了错,一般都是把赚钱的先卖掉,所以投资有时候一定是要反人性的。

  他这段话我听出的意思就是买那么多股票真正好股票也就那么几个,大部分都是一般般而已,所以往往涨得好的股票更应该值得留着,如果不能在好股票上赚到钱,那么就无法覆盖烂股票的亏损。

  买股票的股东跟严格意义的股东是不一样的,他们实际上没有决定的权利,哪怕散户是第一大股东,因为散户之间看上去是利益共同体,但是往往散户很难统一意见,形成一致行动人。

  所以哪怕是散户是第一大股东的情况下,都很难真正决定公司的管理层和经营层,把公司管理权和经营权给赶走了,散户也无法接受,只会形成新的管理层和经营层,他们继续薅散户的羊毛。从这个角度上去想问题,散户跟实际的股东是有区别的。所以散户没有股东权利,只有用脚投票权,而没有控制权。

  这句话对于管理层来说就是你觉得我牛,觉得跟着我能赚钱,那你就买我股票,如果你觉得我傻逼,跟着我没办法赚钱,那你就赶紧滚,就这样直接了当。其实,我觉得也挺好的,这个或许也是股票最大的意义。完全基于信任、眼光、自己对自己负责,被骗了也是活该。

  假定你打开交易软件,发现上周投资的某只股票毫无征兆的涨得非常好,盈利超过50%(持仓成本为16元/股,现在涨到了24元/股),您会如何操作?

  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获利退出,落袋为安,部分老司机可能会选择部分卖出,收回本金和部分利润,留着剩下的一部分利润在股票里,再博一把。

  在这里,无论是全部卖出,落袋为安,还是部分卖出,收回本金,反应了人们在盈利情况下,对于风险(不确定性)的厌恶。

  还是上面的例子,假定股价不是大涨,而是大跌了50%,(持仓成本为16元/每股,现在跌到8元/股),您会如何操作呢?

  心理学家发现,大部人会选择继续持有,等待反弹。因为此刻卖出,意味着浮亏变为实亏,这是一般人不愿意接受的,为了避免确定的损失,人们甚至变得更加愿意承担风险,持有股票,期待反弹。最后,盈利(赚1000元)带来的快乐程度要小于同等额度亏损(亏1000元)带来的痛苦。如此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散户手里的好票拿不住,烂票一大把。

  人们爱上一只股票的理由太多了:它可能是自己人生中买的第一只股票,或者,自己或亲人曾经在那家上市公司工作过,对于那段光荣岁月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又或者,一直是某家上市公司的超级粉丝,觉得该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体验非常棒,也可能是自己最欣赏的大咖领导的公司或者推荐的股票,“大神,请带我飞”……

  是的,人是情感动物,偏向于将感情与自己所拥有的资产进行连接,给予相应资产更高的估值。一般情况下,这种效应问题不大,但是,当资产价值大幅波动时,禀赋效应使得人们因为感情的原因,不愿意及时止盈止损,最终承受损失。

  如果你听到某某分析师说“我认为股价下一步将会……,因为2011年的经济指标和现在相似,当时股价……”,听到这种话的时候,要小心了,这里可能存在着“代表性偏差”。

  他们在街头随机访问一些路人,问他们“到底是心脏病危险还是中风危险”,得到的回答往往是这样的,如果他们身边有人不幸患上了心脏病,他们会说心脏病危险,而如果身边有人中风,则更可能说中风危险。

  其实,这个问题需要医学家对大量的病例进行细致地研究,才能得出结论,人们习惯于简单地套用过去的经验去预测未来。

  回头来看前面分析师的那句线年至今,虽然经济指标类似,但无论是产品规模、法律法规,还是监管态度、投资者的成熟度,我们的资本市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仅因为一些指标的类似,就推出股价会有相似的走势,这个结论的靠谱性是有待进一步考证的。

  固然,从过去相似的事件中去总结归纳经验,是经济/金融学常用的研究方式,但结论的得出需要严格的论证、推导和检验。简单地通过套模板得出的结论肯定是有待检验的。然而,你去翻翻券商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存在大量这样的语句,受过专业训练的分析师尚且如此,何况个人投资者乎?

  如果你听到别人说“我早就说过……”,当心,你可能是遇到事后聪明式偏差了。

  最近几天一直有人和我说,自己运气不好,要早几年买腾讯股票,或则比特币早发财了。其实,即便当时投资了腾讯或则比特币也很少有人能持有到现在的,落袋为安这才是真实的人性。这个世界上的财富积累,都是靠的时间和耐心积累的,没有随随便便来的钱,即便是上涨几千倍的币市也一样。

  还记得谈恋爱那阵吗?对方的音容笑貌、脾气性格、气质谈吐、兴趣爱好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甚至会爱屋及乌地喜欢对方的父母、对方家的宠物,容不得别人任何的贬低和诋毁。

  当你看好某只股票的时候,是否有同样的感觉,发现身边都是对这只股票非常正面的评论,那些所谓的负面信息都是无稽之谈。

  此时,你需要当心确认偏差的出现,务必提醒自己,任何股票都有它积极和消极的一面,努力使自己客观地去分析与评价。

  人天生是存在惰性的,懒得关心时政大事,懒得去了解宏观经济,懒得去学习基础知识,懒得去了解具体的投资产品,懒得去思考什么收益与风险,甚至懒得读完这篇文章。

  而资本市场本身却是瞬息万变,天道酬勤的,每天发生的各种事件和信息,影响着各类投资产品的风险与收益,唯有多接触、勤学习、常思考才能够有机会抓住脉络,跑赢市场。

  最可怕的事情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勤快,巴菲特每天用工作和休息时间的80%来阅读(财务报表、报告、杂志、报纸),彼得·林奇每年要访问200家以上的公司和阅读700份年度报告,他们能赢是有原因的。

  相传曾国藩组建湘军,对抗太平天国的初期,吃了一系列败仗,战报中一句“屡战屡败”,眼看免不了要受到天子的责难,有幕僚将此句改成了“屡败屡战”,天子甚为感动,一番褒奖鼓励。由此可见,战争的结果是一样的,却因为汇报言语的不同,使人产生了不同感觉。

  是的,人们容易被言语所影响。下次听到某上市公司的领导侃侃而谈,“这些年,我们披荆斩棘,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你也可以会心一笑。

  如果你听到基金经理或者分析师说他的模型有多么精巧先进的时候,可以回他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模型越精巧越复杂,人们越容易过度自信,觉得那么先进的模型, 分析和考虑了那么多的变量和市场情境,肯定非常有效,然而,结果还线年,包括两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内的一群华尔街精英,成立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 TermCapital Management: TLCM)

  所以,对于市场,永远要有一颗敬畏的心。9、心理账户:人们倾向于把钱按照心理账户进行管理。

  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同样是消费1000元,如果是某天股票大涨赚来的,花钱就非常爽快,如果是辛苦工作赚来的,花钱就会谨慎得多。这是心理账户的一种:根据收入来源划分账户。

  还有一种情况,把钱按用途划分账户,这一部分是养老的,那一部分是小孩的学费,还有一部分是生活费。人们会根据这些心理账户,分别来打理各部分资金。

  其实,这个心理偏差也是人之常情,没什么不好,有学者会提一些瑕疵,这里就不赘述了。

  大盘蓝筹股和市场波动相关性非常强,如果选大盘蓝筹股,即使出现了亏损,也可以说是市场行情不好,大多数人都亏了,所以亏一点也是正常。

  如果选小盘成长股,与市场行情相关性没有那么强,当出现亏损时,大多数人可能还在盈利,投资业绩一排名,就非常尴尬了。

  大多数人选择随大流,避免决策,以及因错误决策而后悔。如此也容易造成市场的羊群效应和踩踏事件。

  深圳楼市又现“分期首付”,业主首期只需付完一成首付,为33.8万元,其余两成在一年内付清,付清后就可以完成网签。由此可见,楼市的转变已经开始悄悄进行...

  如何实时了解楼市变化,给大家推荐我的好友晨读君,他专注于推送最及时的楼市资讯,让他来告诉你,每天,都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