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挣大钱了 >

丁远:A股挣大钱的方法是做“另类

  

  丁远认为A股已经不可能出现像2006年、2007年那样波澜壮阔的“”。

  新京报:在二季度持续下跌超过20%后,过去3个月,沪市累计上涨超过25%。你如何看待这轮上涨?

  丁远:很简单,这是价值回归,是一个修复型的增长。从半年报可以看出来,主板应该是40%的涨幅,保守估计主板应该上涨50%左右。因为从6月份以来是一个上涨趋势,现在的股价平均下来,比年初时还便宜,所以说,这只是一个修复而已。

  很多人说现在的股价涨得厉害,实际上没有考虑到,上半年全球的股市都很好,只有中国很不好。中国股市与国际的相关性非常弱。国内投资者对政治和宏观经济的敏感度,比海外的要高一些,所以对我们股市影响最大的因素还是流动性。中国股市为什么首先见底,从2008年年底就开始反弹,就是因为流动性释放造成的。

  从长期走势来看,企业的基本面是唯一决定股价的因素。这次上涨,实际上是业绩驱动。

  新京报:A股的表现,是不是亚太股市在三季度“赶超欧美”的一个缩影?印尼和泰国股市先后创出新高,印度也正冲击历史高点。这和当前美国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充裕是否有直接关系?

  丁远:这个问题有点宏观,我是分析微观。最核心的问题是,钱总是往有成长性的地方涌。未来全世界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资本市场的投资配置肯定会有一个决定性的变化,钱对新兴市场的配置是很正常的。从目前来看,中国还是最好的。中国股市前一阵子没涨过,从经济前景、财务角度来说,有一个很大的上涨空间。

  新京报:你在4月份曾经有个预测,未来三年,A股将给投资者一个丰厚回报。你现在要修正预期吗?

  丁远:做一个程度上的修正。因为我越来越深地认识到,A股市场的力量比发生了一个本质性变化。很多投资者对中小板、创业板、小盘股的追逐,这是非常危险的,理由是他们处于的交易结构状况,和2006年、2007年大盘结构状况是很像的。这些公司在股市流通的股份比例很小,供应量是不足的,盘子比较小,只要有人去炒,一炒就上去。9月份有一个调整,这肯定是不充分的。

  从本质上来说,已经不可能出现像2006年、2007年那样波澜壮阔的单边股市的变化,由1000多点一直蹿到6000多点去。因为力量对比发生变化,现在在A股驰骋的、发号施令的、领头的不是基金,基金已经很弱了,在整个流通市值里面就占10%左右。而产业资本,就是那些“大非”解禁出来、随时可以卖的股票,它的市值在40%-50%左右,他们是大头,包括做金融投资的人在内,都要以产业资本的思维去做投资,不能以一种快进快出的方式,必须要趋于理性,因为“大非”们是理性的。我还是坚持认为,会有一个很好的回报。这些做产业资本的人,都觉得自己企业的股票不太贵要增持时,说明这些企业的股票就见底了。

  丁远:我从来不做。投资A股,关键是对公司的把握,而不是时机的把握。看公司本身比看行业更重要,往往大家形成所谓的“预期”时,这个行业已经被过度炒作了。

  在这个市场要获得超额回报,唯一的方法就是“另类”。就是要跟人家不一样,自己独立思考,完全听人家的就是给人家“抬轿子”。此前各界对创业板有那么大的期望,后来转了一圈,发现创业板今年上半年的平均成长率是最低的,这是一个响亮的嘴巴。

  大概地说,不可能出现像2007年那么疯的涨幅,像蓝筹股平均倍数恢复到三十几倍,这完全有可能。按今年利润计算的线倍。

  丁远:控制房价有三个问题需要突破,都是关于中央政府的,或者说有一个问题突破了,房地产泡沫的问题就能至少解决一半。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中央和地方的财政收入分配方案,这是万恶之源,是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为什么会造成土地财政?为什么地方疯狂的推高地价?就是分税制,地方收入占到的比例和支出占到的比例是不对称的,他需要找到另外一个收入,所以就押到房地产土地上,这是一个本质性的问题。这个情况不改变,要改变地方政府对房地产价格过高的这种预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丁远:第二,牵涉到为什么中国人有这种不安全感,中国对财产权完整性的保护,远不充分。大家应该是同权,都来享受一样的所有权保护,落实到房子就是大产权和小产权之间的一体化,承认农民对自己房产的完全所有权,包括转让权。这个推开的话,对中国经济就是一个爆炸性的成长,如果推动成功,中国还有10年、20年的增长。

  因为农民真正意义上拥有资产,可以卖也可以买、可以抵押、也可以贷款、可以再生产、可以经营,这会对内需的产生有一个重大影响。

  现在的房地产业,严重误导和绑架了老百姓和政府,地产商们反复强调房地产业对国民经济的支柱作用。我承认房地产行业有支柱产业的作用,但这种支柱产业不是表现在目前这种商品房开发建设的基础上,而是应该通过产权改革,带来的对水泥钢筋、家电、装潢等行业的拉动作用,可能比现在把地卖给房地产商弄高价房子的效果要好得多,而且对提升全民的幸福感、生活质量会起到更大作用。

  新京报:1990年到2010年,中国证券市场走过二十个年头。在诸如解决“政策市”、投资者权益保护机制以及提高透明度等方面,你认为明年股市应该在哪些方面改革?

  丁远:回顾这二十年,最大的问题就是监管部门的政策不断地、有意无意地要把市场的参与者,人为地按照道德标准分成三六九等,认为有些是坏人,有些是好人,不断的在做这个选择。

  比如最初的时候,认为所有外面流通股的股东都是赌徒,怎么样保持上市公司稳定性的同时,又要拿到它的融资功能,就是区分流通股和非流通股。后来又认为散户是逐利的小人,机构投资者是理性的投资者,是价值投资者。实际上,机构投资者是最大的散户,而且是一致行动的散户,根本不是稳定的“定海神针”。

  这个观念不改变,一轮轮的改革很难有效。这个市场是一个平等的、逐利的平台,所有人到这个地方来都是逐利的,所有人的人格都是平等的。所以作为一个监管部门,不是要去批哪批人,保哪批人,需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透明的游戏规则。

  所以改革不是改人家,最要改的是监管部门的这种态度,还有投资者观念的转变,这也牵涉到监管者对他们的引导,要怎么样保证大量市场参与者都相信基本面,关心信息披露。

  回顾A股这二十年,最大的问题就是监管部门的政策不断地、有意无意地要把市场的参与者,人为地按照道德标准分成三六九等,不断的在做这个选择。

  Q:如果你有300万的闲置资金,在2011年用于投资,是考虑楼市,还是股市?

  A:我担心工作超负荷。我发现一个人努力的结果会将自己的半径不断延长,而与外界接触的周长更会成倍增长,需要推掉的事情也将越来越多。这个压力很大,我不希望我的工作质量下降。

  A:中国的要算吴敬琏教授了。他身上体现了一种精神,一种使命感。他比我理想主义,我比他圆滑多了,不是一个境界。

  A:我觉得是“持续性”。自己认准的事情一直能够做下去。做一件好的事情,聪明的事情,华丽的事情,不是很难,但要做到一直能够满足大家对你的预期,这个就很不容易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首页新闻股票基金期货期指黄金外汇债券理财银行保险信托房产汽车科技股吧论坛博客微博视频专栏看点问达培训